栏目导航
九五至尊vi网址

足料臻选之作——《孤岛惊魂5》图文评测

时间:2017-05-02 14:45  来源:www.95zz009.com  作者:www.95zz009.com  点击:

广得奖项的《Far Cry》系列最新作品,现在来到了美国。

其实除了“阿育口味的3A”这个标签之外,《孤岛惊魂5》系列带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三代开始的,每一作都存在感十足、而且无论是造型还是性格都迷人得掉渣的反派最终BOSS。他们总是在开场搞一发大新闻,然后在推进流程的过程中不断刷脸,最后在壮丽的演出中被主角打败——你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喜马拉雅山脉里猎鹰、攻陷据点时脚下积雪的触感,但应该忘不了佩根·明那颇具小丑风格的怪异又令人印象深刻的行为举止和台词,也忘不了游戏最开始时他带来的那份犹如实物般的压迫感。

外部投资人进入后,对哈药集团及其下属的哈药股份在管理层激励、成本管理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变革,风靡一时的“哈药模式”也是从2005年开始兴起的。

3A游戏总是让评测者很难去介绍它(除非它的优化喜闻乐见的毁掉了一切):它发售的一周、一个月,甚至是一年后,评测文章的视点都会截然不同,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GTA5。而在每一款3A大作都纷纷吸纳了许多似乎是“应该有”的要素后,类似FC5这样的游戏,外观的包装已经无懈可击:你想开车、开小艇、开飞机,想跳伞,想轰个痛快,想跑酷暗杀;你想休闲,还有钓鱼、赛车和宝箱解谜等着你——可能你会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却很难以玩家的角度说出什么来。过分工业化的造物让许多3A游戏都欠缺了一些灵气:偌大的地图,一个个被标注出来的互动点,就像一张空白的答卷,右手边就是标准答案,你要做的就只是一个个填上去。披萨再好吃,也终究很难成为许多人肚里馋虫发痒时首先想起来的东西———我依然能想起来上一次玩《孤岛惊魂4》时开场的那一段惊魂逃脱,但除此之外的部分就像被抹除掉一般,没有更多的残余。而在游玩了10小时的《孤岛惊魂5》后,这些回忆又一口气浮了上来:这游戏就是这样的啊!?

哈药股份2011年年报中写道,公司将加速产品结构战略布局调整,以应对业绩波动。但是对于国有体制的哈药来说,转型并不容易。

诚然,本作的剧情并没有那样薄弱,尽管主角依然没有多少着墨,但宗教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大书特书的题材,游戏中通过许多边边角角的支线任务和文本进行了探讨,而主线演出之中,面对许多选择的机会,我们能清楚的认识到约瑟夫·席德理念转变的过程——其实是很能够触动人去思考的。但玩家群体们在购买FC5的时候,真的会想过真正抱有耐心去了解这些故事吗,或者说,真的会尊重这个故事吗?还是这份心态也会像是吃快餐食品一样,只是想获得“爽”这份感觉呢。

张懿宸很早就在华尔街投行打拼,36岁即担任美林证券大中华区债券资本市场主管,并曾担任中国财政部高级顾问,2000年加入中信集团,并随后组建了中信资本。过去的经历使他成为了既懂中国资本市场又懂国际化投资方法的人,不仅在日本、美国投资了不少项目,获得了丰厚收益,同时也是国内巨头企业背后的主要推手。阿里巴巴、顺丰速运,以及分众传媒、亚信集团的私有化中,都可以看到中信资本的身影。去年中信资本更是与中信股份、凯雷共同联手收购了麦当劳中国。

此外,为了提升哈药集团的新品种的研发能力,张懿宸曾建议哈药在北京或者上海建立研发中心,吸引优秀研发人才,但是最终也不了了之。

对中信资本来说,这个长达13年的投资因为近期的国企混改新政出现了转机。身为哈尔滨人的张懿宸,能否带领家乡最大的医药国企重回黄金时代?

中信资本是国内PE行业的重量级参与者,目前管理资金规模超过220亿美元。张懿宸是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其实这篇评测写到这里,我不想再赘述游戏的画面,或者是某些任务的精彩或吃屎的体验,而是想分享一下自己对这一款可以说是最标准的“育碧式3A”的看法,以及作为玩家的一些真正体验。也就是从个人角度来说说,这款游戏值不值得去玩。

战斗系统实际上跟正统前作的4代差别不大:身为第一人称游戏,而且汲取了《彩虹六号》的制作经验,本作在突突突这一端做得相当不错。玩家在游戏中能够使用突击步枪、冲锋枪、狙击步枪(有老式拉栓和半自动以及重型狙击枪三类)、火箭筒、喷火器、机枪等各类枪支,同时还拥有各类投掷道具,包括炸药和飞刀等等,搭配喜好的技能,面对一个据点或者关卡时,玩家可以说拥有相当丰富的破关手段。当然,虽然看种类能够使用的武器很多,但细化到每一个类别里,有些武器还是显得有点少的——例如冲锋枪类别就只有四把冲锋枪,经典的汤姆森冲锋枪不知为何缺席了。

在此背景下,哈药集团引入中信资本、华平投资、黑龙江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哈药集团22.5%、22.5%和10%股份,并分别在哈药集团董事会中占有1席,大股东哈尔滨市国资委则占有2席。

△系列首次将舞台选定在真实存在的蒙大拿州,还是相当敏感的题材,可以说是很胆大了

“顺风顺水的时候原本的架构是好的,但是逆风逆水的时候,体制就变成了很大的束缚。”一位行业人士称。

欢迎来到蒙大拿州希望郡,一个充满自由与勇士的土地,同时也是名为“伊甸之门”著名毁灭日邪教的所在地。挺身对抗邪教领袖约瑟夫.席德、他的兄弟与使者,藉此燃起反抗的烽火并解放受陷的人民。

以抗生素原料药及其制剂作为主要产品的哈药总厂亦受到了波及,由盈转亏。而“哈药模式”在几年的高歌猛进之后也遇到了增长瓶颈,保健品销售增长放缓。此时过去几年投资的生产线和工厂的巨额折旧也成了当时哈药沉重的负担。

哈药股份是国内医药行业最早上市的公司,其母公司哈药集团在2006年-2010年连续五年位居中国制药工业企业百强的第一名,“哈药”品牌价值一度达到160亿元,是国内当时医药行业最具价值品牌,旗下诸如“三精”、“盖中盖”等产品为哈药集团带来了巨大收益。2010年哈药集团收入达到近180亿元,一时风光无二。但是2010年受制于体制和限抗等政策影响,哈药集团业绩下滑,至2016年哈药集团在中国制药工业企业百强中仅排名36位,掉出了第一梯队。

【风情万种的反派角色?不会缺席的】

【当我们在玩远哭时,我们在玩什么?】

△不过讲道理,单机里换色就当另一把枪来出,挺不厚道的

2004年12月,中信资本和华平投资、 辰能投资共同入股哈药集团,但在2017年12月之前,中信资本也一直未能取得控股权。

对于哈药集团来说,2010年之前可谓是黄金时代。由广告效应带来的销售额为哈药集团旗下的哈药股份带来了喜人的业绩,净利润从2005年的4.56亿元不断增长,至2010年时达到顶峰。当年哈药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25.35亿元 ,净利润首次突破两位数,达到了11.3 亿元。除了可观的利润,哈药还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品牌。 

除了后坐力天差地别之外,本作的枪械手感也和R6相当类似,不过我还是不大习惯能够肉眼目击子弹飞行的设定——游戏中的所有枪械都能够解锁各类配件,但一把枪解锁全部配件需要耗费大量金钱,几乎会是枪械本身的四五倍。而且让人颇为不爽的是更换配件只能在商店页面进行,而不能做到随时更换瞄准镜等道具。

2010年6月,中信资本曾推动了一次小的并购。哈药集团下属的哈药生物疫苗有限公司收购辉瑞公司在中国境内的猪支原体动物疫苗业务,交易价格为5000万美元。然而在收购后的一段时间,业务整合并不顺利。

除了投资大型成熟的民营企业,他们还和弘毅资本、复星资本等PE巨头一样,都有一个非常重点的投资方向——国企混改。

为了改善哈药集团业绩,中信资本曾建议哈药集团通过并购的方式增加新的品种,但是在国有体制下做并购决策实行的是终身追责制,很少有人敢为此承担责任。

“在初期参与国企改制时,依托于中信的品牌,我们一直希望对企业有控股权并提升企业的自身能力。” “两会”期间接受本刊专访时,中信资本掌舵人张懿宸开门见山地表示。

【评测前言:别多想,它就是育碧风味标准3A】

…嗯,还有新加的地图编辑器和游乐园模式(类似GTA5自订差事玩法),孤岛大逃杀了解一下?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粟灵

△Far Cry系列的反派自三代开始就成为了封面的宣传旗帜

而在游玩了游戏的三分之二的流程后,对于本作的新BOSS:邪教头目约瑟夫·席德,将整个希望郡搞得乌烟瘴气的伊甸教“圣父”对于游戏主基调的影响,个人还是相当满意的。不同于以往的将“坏”挂在脸上的角色,约瑟夫·席德和他麾下的三个亲人单纯从某一句话、或者某个截影来看,甚至能透出一股“传教者”的感觉——而育碧对邪教刻画的功力也就着笔于此。约瑟夫·席德的实际言行举止,和他口中的扭曲理念,能很强烈的透过屏幕传达给玩家一种神秘的癫狂感和荒诞感,这让他比系列其他主角多了一层神秘的光环…而开场的系列传统结尾彩蛋,在实际通关游戏后,相信玩家能够从中得到截然不同的感受。

建构自己的角色并在系列史上客制化幅度最大的《Far Cry》游戏中选择自己的冒险方式!

身为哈尔滨人的张懿宸,能否完成他的心愿,带领家乡最大的医药行业国企重回黄金时代?

作为一款剧情一直以来都相对薄弱的3A披萨作,能够有一个存在感相当强的主角,实际上已经是我能够比较满意的范畴——约瑟夫·席德可能不是《孤岛危机》系列最棒的反派角色,但我相信将他与历代反派BOSS对比之后,你同样能感受到他为故事带来的截然不同的色彩。这其实也就足够了,不是吗?

《孤岛惊魂》系列一直以来都是游戏业界的标准“3A披萨”代表:它每一代都在追求更考究的画面、更广阔的地图、更多的杀戮方式和更酷炫的背景舞台,就像是一款拥有松软面粉和丰厚芝士、洒满了鲜虾、培根、牛肉粒和鸡肉的海陆空豪华尊享大份披萨,最后再以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作为点缀——这就是三代后的《孤岛惊魂》呈现给大部分玩家的面貌。一直以来,它似乎也代表着育碧当前技术力的最高水准,一路走来都稳稳踏在阿育展现顶级技术的鼓点之中。咳,当然,《原始杀戮》这种套壳外传不算。

控制标志性的肌肉车、全地形车、飞机以及更多载具来在史诗般的战斗中与邪教交战。

作为哈药集团的投资人,中信资本和同在2004年入股哈药集团的华平投资都面临着同样局面:投资13年来,由于受到国家医改政策等因素影响,哈药部分产品销售收入下滑,投资基金也面临着退出压力。“作为投资方来说,这么长时间了,面临着不进则退的问题。”张懿宸直言。

纵观战斗系统,本作的体验还是《孤岛惊魂》系列作一贯的传统,也就是把其他产品能够吸纳的东西全部汇聚起来,最终呈现的模样就是现在能看到的样子:游戏前中期的兴奋点十足,而后续则多少会陷入重复游玩的平淡感受里。育碧开放世界到底好不好?我只能说,这取决于你更喜欢吃奢华用料的披萨,还是精致却工艺反复的小份点心。另外…这游戏都出到五代了,现在才拿FC5说事来抨击“游戏同质化”的,阿育不背这个锅的。

但是不期而至的政策结束了哈药长达5年的好时光。2010年4月,卫生部针对国内滥用抗生素的现象发布《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简称“限抗令”)征求意见,据当时媒体报道,当年国内整个抗生素市场萎缩了近10%,而至2012年8月限抗令正式发布时,抗生素生产厂商的利润更是受到了严重冲击。

【战斗多样化:糅合的优势】

同伴系统相较前作而言,并没有给游戏带来更多新的玩法——让这个部分看起来更像是幽灵行动荒野倒是真的。在本作之中通过任务可以解锁到9名功能性迥异的同伴作为战斗助力,除此之外,还可以有大众脸的普通士兵可供招募。与专家不同的是,普通士兵在累积击杀数后将能够获得随机技能,为战斗带来额外优势。同时能够配备两名随从,多少也能让孤身一人的任务多出一些战术配合和更多欢乐玩法来。不过本作新加入的联机模式,让玩家得以全程和朋友一起通关主线任务,有条件的话还是拉上朋友一起打坏蛋吧。

△你基本上可以把它看做是另一款游戏了,买FC5送的那种

尽情捣乱邪教与它的成员,但小心约瑟夫.席德以及他的跟随者的怒火。

藉由单人或双人合作来解放希望郡。招募任凭雇佣的军火爪牙来协助对抗邪教。

△通关后再回温这一幕时,你会作何感想?

2004年正是深化国企改革的一年,成立方一年的国资委提出鼓励大型国企引入外资和社会资金,实行产权多元化。

《孤岛惊魂5》早晚会来的,虽然时隔上一部正作已有四年之久,但当它公布时,玩家们并不感到意外——和三代的危地马拉、四代的喜马拉雅和外传脑洞大开的史前一万年不同,《孤岛惊魂5》将舞台转到了美国北部的一个平凡农业大州,故事的主线也变成了主角化身正义使者,勇斗邪恶宗教的主旋律故事。海陆空齐备的现代载具、各式各样的枪械、系列作有史以来最大的地图面积——如果你不那么排斥育碧味的3A游戏,它似乎是一款终究躺进你游戏库的存在。

对中信资本来说,这个长达13年的投资因为近期的国企混改新政出现了转机。2017年12月,中信资本控股通过旗下黑龙江中信资本医药(以下简称“中信医药”)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增资额为29.2亿元,一旦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将一跃成为哈药集团控股股东,通过旗下中信冰岛、华平冰岛、中信医药直接持有哈药集团60.86%的股份,同时也间接控股了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两家上市公司。

实际上,中信资本是最早一批参与国企混改的PE机构,从2004年起,中信资本便参与了哈药集团、上海冠生园、环球医疗等企业的混改,但鲜有直接获得控股权。